软天

要虚假,不要谎言

沙坡的冻疮在寂静中迸裂
弟弟趔趄着 像不倒翁一般
像此处的树木一般破碎

从我肚子里爬出的和金环蛇跳舞
蕨类低矮 沾了它而闪光
从我肚子里爬出的讥笑为看见
巨日面前的一处处栅栏
无限沉默地沉默着望着弟弟

被嘲笑了的总归是透明的
焉完了的沙坡倒塌
我不过看了眼颗粒状的蜥蜴
看着完全是够了被诱惑的资格






This is the dog that worried the cat that killed the rat that ate the rice that lay in 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

“我们早该缴械投降,”他在他们往北逃亡时对亚特希说道,枪支掉进田野里,“我知道,但野兽不识字。”
他们的汗水打湿了彼此。他抬头看见一只花雀。亚特希停下来,说:“他们没再追了。”

他们来到避难所的第一天开始帮忙盖桥,一些人问他们口袋里有没有胶水,他说,谁带那玩意儿出门?亚特希的腿在修桥时被压断了。现在,他把他搬到地下室的床垫上。女孩子从六岁就学会包扎、缝纫、煮饭,现在克劳西娅已经十六岁。她双眼边上的斑越来越厚重,他们认为她是野兽亲切的化身。他们得把一切准备好。他就把亚特希背到外面的木椅上晒太阳。植物非常多,他甚至能在枯枝败叶上看出石头砌的喷泉雕塑,和一个美丽的花园。亚特希在木椅上昏昏入睡。下午,克劳西娅把橙子分给病人。亚特希拿着橙子,神态像一位战败的将军。他吃橙子时相当呆滞,仿佛他掰开的不是一瓣一瓣果肉,而是一个人全力握紧的手。早上,克劳西娅就发现他死去了。她蹲下,他看着他在河上漂流。

第二个夏天他们走到河尾。在那里,它变成一滩清澈的水。克劳西娅拿着胶水。草丛中确实生出了一朵红花,它硕大以至于根茎无法支撑。他看见它了。这是他一生中最不幸的时刻。

窥视窗帘
一盏被披上死布的台灯
巨门隐隐游动
父亲从它走向遥远
被剥削后置于眼前的器械
和尽头飞跃的惨白
父亲站立像梣树般茂盛
外面有人发出了布谷鸟一样的哭声

转动的洁白

蓝色钢板

最红面前的蓝色钢板被碾作类似破败的云的形状。同时,它又将自己糅合在一起——模糊高于了任何在空中征兆之流变。清晨的雨使它透亮仿佛冰晶的折射。在它之中,低矮的灌木被拔高。无限的循环。最红注意到一个踱头踱脑的老女人在草坪上来回。女人作出一种温顺的神情,尔后又显得无比寡淡了。

彼得斯餐厅因客人吃意大利面时吃出一大团黑发遭到投诉而关门,将被拆除。最红在分店吃饭,服务人员说:“我感到不可思议,他怎能那般确定头发不是自己的?况且,分店还未开门,我们只不过挪了十米,甚至无人察觉。”
喝酒的老人看不清木桌的边界,已打碎了一只杯子。服务人员叫他赔偿,他说:“我感到不可思议。”妮丝和失明者描述一只昨天趴在她窗沿上的猫。小男孩在门口跳舞,在掂起的一切上缓慢地转越,转至最红面前,转向吧台,转向窗边,双手上升,又转回门前。因他移动的诡异,最红感到他周遭围绕的、使无声响的一切坠入恐怖的力量。她站起来,牵着他一起跳舞。她的头非常痛。她注意到,男孩的眼睛是乌黑的空洞。她感到他非常漂亮。男孩的笑声明朗。最红说:“你是长高了呀。”
黄昏,店内纳进了平静的日落。

最红把力量凝聚至天花板上犹如一只六脚蜘蛛的吊灯,见它渐渐沉入由走廊泄入的惨黄色光芒。

渐渐

“你在找什么?”
“白痴问题。还用找吗?”
“她哪里来的力量?”
“反光的东西是她的敌人。他们自己是如此漆黑…漆黑一团。”
“我感到她在我的手腕里。我感到不可思议……”

失明者从彼得斯出来,发觉街上的人都在冲他微笑。他们走近他,用沾了泥土的食指和中指湿润他的眼睛。他们说他们是漠然的人,但希望他明白这不是他们的错。失明者在他们的簇拥下感到浑身发冷,跌跌撞撞回到家,大病三天。期间妮丝来看望,给他带来了向日葵,坐在床边和他讲她收留了的猫怎样以才能的姿势舔舐自己的阴(屏蔽)部,并且淫荡地大声呻吟。她认为他哑了。她看不见他的脸。

被放进玻璃罐里的核桃,在夜晚的光影下浮动出婴儿的面孔。平衡像小学生一样呆呆矗立。在不断被磨平的褶子上笼罩了,将它浸湿,又显出其轮廓。
最红坐在病床旁的扶手椅上。尼斯说他愿意睡觉。从门上的又一窗户越过走廊,面向自己的投射中,她看见被传递的空间。充斥了每一个曲面的,是硬化的死亡,像海洋一样吝啬。不久后,病人特有的、起毛的细线般的呼吸声消融了它。她想,尼斯不是病人,而只是死了。

“他的手故意在饱满之上孕育了干枯。每根手指都是如此,并且短小。夜晚站在草地上,看见这样一双精疲力竭的手,使我们所有人想要流泪。”
“那摆着一双畸形的手?”
“没错。”
“这是谁的安排?谁让你们见到这些?”
妮丝想说,谁都可以见到这些。甚至不关这双手的事。它们可是爱人的手,延伸去了蟑螂满屋、破烂的居所。那可是永恒的居所。永恒被迫伸向的这个窟窿,常常被射进光线。

以明晰做基底,一切渐渐沉进了明晰中,被迫位于它之下。之后,明晰就像湖上的浮冰,空有其自身的高洁。而作为它的执行者,越过它抵达湖底。那里,欲望的蛇盘踞。静默生长的乖巧被污染,生出了使它们将彼此刺穿的迷人气味。

他们站到房屋外面去了。感到无聊,于是坐下,在地上打扑克。他们对彼此的过去做出种种评判,但没有一人认为自己具有评判的资格。他们的话语非常轻飘,即使他们全都具有显摆自己不断被沉痛攻击的肉体的能力。
嘻嘻…嘻嘻…嘻嘻…
“这里全都是蚊子。”
“还有月亮,你们见它是红色的?”
“对我来说可是橙色呀。”
“这些蝉为什么不能停止鸣叫呢?使人患上更大的罪的,是对痛苦的呻吟阿!我常常这样教训我家的猫。”
“嘻嘻…嘻嘻…嘻嘻…”
“炎夏的怪圈。”
“可是即使野兽也无法不叫唤,真是恶心。”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无处可去做出为某一地方
蓄意的倾斜还未将人打翻
在街上游动 像处于断层之中
水底是沉淀物
大刀或钩子形同雷电掠过
削走的脑袋困于恒定的水面上
同时 沉痛也削走了悲伤滋顾的荒田